Loading content, please wait..
  • <心得分享>【林靖傑導演】udn talks
文/八號影像黑吉
【林靖傑導演】udn talks
 
感謝jack hsu許迪老師,讓我有機會聽到林靖傑導演在udn talks的分享(在場有主持人王文華,音樂家馬修連恩、國際級麵包師傅吳寶春,天空的院子創辦人何培鈞),因為內容很重要,所以我整理成逐字稿,分享給喜歡電影,關心電影生態的朋友。以下是林靖傑導演的分享:

林靖傑導演:
 
這二十幾年來,我一直很想拍一部所謂的「台灣電影」。我是一個從高雄到台北來打拼的電影導演,我一直想要拍一部不是台北觀點的台灣,不是台北觀點的本土。
 
所以我拍了愛琳娜,把台灣最生猛的草根精神呈現出來。
 
我要說明一下,在我心目中。我覺得「天龍」不是地域上的,而是心態上的。不是台北人就是天龍人,天龍是一種心態,而不是地域。也有可能,高雄人、台東人,很天龍。
 
我想大部分的台北人,不是天龍人。
 
因為我心目中的台灣,與過去的台灣電影,有若干差異。所以我就決定,拍一部,可以反映當前台灣社會現象,並且把台灣人很生猛、很幽默、細膩的情感表現出來。
 
所以我拍了愛琳娜,而且我決定要大賣。
 
只有大賣才能讓更多觀眾看到,讓普遍觀眾體會到我傳達的,台灣的感受。
 
我抱持這樣的初衷就去拍了。
 
我想分享幾個比較深的感受。
 
我當初拿著這個我認為很商業的劇本,去找資金的時候,我其實找了三個月,卻找不到半毛錢。並不是這個劇本不商業,而是我找資金所遇到的現象,是我之前沒有見過的。通常投資者,或者創投公司,甚至政府出錢支持的創投公司,他們在第一時間,會跟我說:
 
「你這個案子可能兩岸合拍嗎?那要怎麼賣到中國大陸市場去呢? 我看這個劇本機會不是很大。」
 
所以一毛錢都不會投資。
 
這個事情給我很大的警覺。
 
我個人其實並不排斥兩岸合拍,但假如要為了兩岸合拍,所有的台灣導演,不只是我,我們拿出的劇本,如果沒有兩岸合拍的機會,一毛資金都找不到,這意謂著甚麼?
 
第二個,往後,假如我們台灣要拍出,純粹以台灣為故事,純粹講述台灣情感的電影,是找不到半毛錢的。
 
這件事情可不可怕?我覺得非常非常可怕。
 
大概這十多年來,我們政府一直在推兩岸合拍。理由是,你們這些導演和製片,一定要兩岸合拍,因為台灣的市場太小了,所以你們一定要跟中國市場合作才有可能生存。
 
你們覺得這個前提是對的嗎?
你們知道玩命關頭七在台灣,賣多少嗎?
八億。
 
如果好萊塢電影可以在台灣市場賣八億,你們覺得台灣市場小嗎?
不小,所以這個前提是不成立的。
好萊塢愛死台灣了。
但是兩岸合拍,被台灣政府設計成前提,不管藍綠,都朝這個方向。
造成愛琳娜幾乎找不到資金。
 
後來我很幸運的,遇到一個投資者。他對台灣文化的主體性,非常有使命感。他知道這個情況,二話不說,投資一半資金給我,所以愛琳娜得以開拍。假如我沒有遇到這樣的投資者,愛琳娜是不可能開拍的。
 
我抽出來,客觀地看到我自己,假如林靖傑導演在台灣沒有下一部電影,只因為他寫的劇本,充滿台灣的情感,他寫的劇本完全是台灣的故事,即便這麼商業,他還是找不到半毛錢來拍下一部片。
 
那台灣該怎麼辦?
 
我更憂心的是,其實台灣年輕的世代,我們常說,現在已經是影像的世代,不是文字的世代。我這幾年其實在當青春影展、或者是大專院校的評審,我發現台灣年輕世代的影像創作能力,非常非常的令人讚嘆。
 
每年,我都有更新的讚嘆,更大的讚嘆。
 
我當青春影展的評審,非常興奮。彷彿看到台灣影像盛事的來臨。就像台灣九零年代的流行歌曲,突然蓬勃發展起來,成為整個華語世界的領頭羊。
 
但同時我非常心寒,為什麼心寒,因為我就要眼睜睜看著,這些年輕優秀的世代,過了二十幾歲,進入三十幾歲,進入職場。他們會發現,台灣不給他機會創作,屬於這塊土地的故事與情感,那他該怎麼辦?
 
他只好出走到中國,北京、上海,去當管工仔。
或者他繼續待在台灣,不能好好的創作,就地枯萎。
這就是所謂人才的掏空,這個現象不是未來,就是現在。
我們的文化土石流正在發生中。
 
我把這些憂慮跟很多政治高層、政治明星討論過。
但我的結論是,好像不可寄望。
我們的兩黨政治,這些政治高層和明星,在憂慮的,都是如何勝選。
文化的東西,要討論,太花時間了。
我們的政治高層,不是這麼有閒情逸致,去討論文化。
但是我想說,文化是每天包圍著我們。
文化是跟我們每一個人相關的事情。
文化不是等一下的事情,文化是當下和立刻的事情。
你們可以想像,台灣再也沒有台灣電影,給下一代看,那會是甚麼樣的情況?
所以在座的各位,你們知道嗎?
你們正在目睹,台灣文化的死亡。
我正在體現台灣文化死亡的現象。
 
我最後要講一下愛琳娜的命運。
其實愛琳娜在上映之後,觀眾反應,其實蠻熱烈的。
我舉一個例子,從上映第一天,在台北某一家,專門放映藝術電影的戲院,我沽飲其名,從上映的那一天到下映的那一天,每天,都有觀眾反映說,我到戲院兩三次,還是買不到票,客滿了。
我只好,一大早就去買票,只能買到晚上的第一排。
觀眾聽到這裡,是不是會覺得,愛琳娜,應該賺翻了。
但是各位,沒有,上映三天之後,剩下一天兩場。
一個禮拜之後,剩下一天一場。
而且甚麼樣的場次,早上九點五十,早上十點。
就是一般人上課上班的時間,不可能來看的時段。
 
一兩個禮拜之後,有幾家戲院,陸陸續續說,
因為你的票房不好,所以下片了。
欸,禮拜一到禮拜五,早上九點五十、十點的場次。
一天一場還有二十幾個觀眾,很好了好不好。
戲院的算法是,一天就只有二十幾個觀眾。
沒錯,但是你沒有給我放滿(一天)八場。
 
事實上是,一大堆觀眾進不到戲院。
不是他們不想看,而是他們想看,卻進不去。
這透露出甚麼問題?
整個戲院被,好萊塢給壟斷了。
我們的戲院,事實上是被美商為主,給壟斷了。
我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把事情講詳細,只要你們這樣想,
你們看哪一部上映的國片賣座,你們可以說,林靖傑亂講話。
 
OK,不急。
先去看他的發行片商是誰。
他可能是福斯、可能是華納。
那叫做甚麼,美商。
除了美商,或是掌握通路的片商之外,台灣其他的電影,事實上就很難生存。
假如愛琳娜是福斯發行,它可能會破億。
但是愛琳娜,下片、收檔,將近一千(萬)。
它花五千萬的成本,將近一千萬收檔,所以它虧大了。
 
重點是,台灣電影,在這樣的情況下,該怎麼辦?
我們有和政府反應這個問題。
全世界的國家都有,戲院映演比率的規定。
以韓國為例,一家戲院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必須要有一百四十六天放映本國電影。
只有台灣沒有,完全的開放。
所以一年到頭,戲院要放多少好萊塢電影,都無所謂。全部要放好萊塢,也無所謂。
全世界只有台灣這個樣子而已。
我不禁想要問,兩黨的政治高層,這個狀況,你們可以看多久?
所以這是我,一千個不愛台灣的理由。
 
但我要回應一萬個愛台灣的理由。
我要告訴各位,我非常感動的是,愛琳娜下片兩個月之後,
全台灣各地,從台北、桃園、新竹、台中、嘉義、台南、高雄,
一直有我不認識的觀眾,一直在包場。
他們在最後一刻,看到愛琳娜。他們覺得,這樣的電影,反應台灣人當前普遍的心情跟感受,他們看得非常非常的感動。
他們覺得一定要讓更多人看到。
所以他們自發的包場,到現在繼續進行中。
愛琳娜的旅程教會我很多事情。
廣告拍攝公司,廣告拍攝,影片製作公司,影片製作工作室,影片拍攝,影片拍攝公司-<心得分享>【林靖傑導演】udn talks